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任正非最新發聲:我從來不想當英雄 現在最關心教育

閱讀量:312|2019.05.27

火影忍者究极风暴4白屏 www.trxeb.icu 5月26日晚上21:30, 央視《面對面》欄目播出了對華為創始人兼CEO任正非的獨家專訪。在采訪中,任正非對基礎教育、公司管理、公司現狀等話題進行了回答。這是任正非繼5月21日上午接受中國媒體集體采訪后的再次在中國媒體上的發聲。


任正非在此次采訪中談到了華為最新的現狀,消除了外界對華為現存的疑慮。


當主持人問及華為是不是已經到了最危險、最危難的時候?


任正非表示,不會,在我們沒有受到美國打壓的時候,孟晚舟事件沒發生的時候,我們公司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惰怠,大家的口袋都有錢了,不服從分配,不愿意去艱苦的地方工作,是危險狀態了。現在我們公司全體振奮,個戰斗力在蒸蒸日上,這個時候我們怎么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呢?應該是在最佳狀態了。


另外,對于華為有了90天的臨時執照的事,任正非坦言稱,這90天已經對我們沒有多大意義,因為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就不需要90天。但是借此我要來講一講,我非常感謝美國公司,這三十年來美國公司伴隨著我們公司成長,他們做出了很多無私的貢獻,教明白了怎么去走路,特別是在今天?;貝?,正體現了美國企業的良心。


應該是前天晚上徐直軍在半夜,我記不得了大致兩三點鐘,打電話給我,報告了美國企業的努力,正確對我們的情況,我流淚了,我感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而關于大眾賦予的任正非民族英雄的稱號,他直接回答稱,我不接受,狗熊。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我從來都不想當英雄。任何時候我們是在做一個商業性的東西,商品的買賣不代表政治態度,這個時代變了,怎么買蘋果手機就是不愛國?哪能這么看?那還開放給人干什么。


商品就是商品,商品是個人喜好構成的,這根本沒啥任何關系。媒體炒作有時候偏激,偏激的思想容易產生民粹主義,對一個國家是沒好處的。


而關于任正非希望民眾現在用一種什么樣的心態面對華為這樣的公司,他說,不需要,希望他們沒心態,平平靜靜、老老實實種地去,該干什么干什么,多為國家產一個土豆就是對國家的貢獻;多說一話,浪費別人的耳朵,對吧?


在此次采訪中,任正非也屢次談到教育問題,他明確表態稱,“我關心教育不是關心華為,是關心我們國家。如果不重視教育,實際上我們會重返貧窮的?!?/span>


他進一步解釋道,“因為這個社會最終要走向人工智能的,因為你可以參觀一下我們的生產線,20秒鐘一部手機從無到有,基本上沒有什么人。未來我們幾百條上千條的生產線完全是自動化的。所以我們的人的文化素質不夠,至少你沒受過大專或者大學以上的教育,你的英文也不好,計算機也不好,做工人的機會都不存在。


從我們公司的縮影就要看到國家放大來看這個國家,國家也要走向這一步,否則國家是沒有競爭力的。


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礎是什么,比如硬件、鐵路、公路、交通設施、城市建設、自來水、各種環境的硬設施。硬設施是沒有靈魂的,靈魂在于文化,在于哲學,在于教育,一個國家有硬的基礎設施,一定要有軟的土壤,沒有這些軟的土壤任何莊稼不能生長。


為什么別人不會提這個問題,我會提這個問題,我們真正在科學技術上是領導這個世界的,我能看見我們科學家的工作狀態,我只要一出國,到了任何一個研究所,每個科學家都爭著上來講他的方程。十年、二十年以后這些東西產生的結果,比如他演示系統方程給我看,說這個將來毫米波可能會給人類提高一百倍的帶寬,但是只增加兩倍的錢,就是你多出兩分錢,就可以獲得一百倍的帶寬,所以窮人都能消費了。


這些基礎的科學走到這一步,如果沒有從農村的基礎教育抓起,沒有從一層層的基礎教育抓起,我們國家就不可能在世界這個地方競爭。因此我認為國家要充分看到這一點,國家的未來就是教育。


此外,任正非的父母曾告訴他,一輩子不要做老師,但是反觀現在,任正非一輩子都在關注教育,被問及這樣做的原因時,任正非說,因為我父母是鄉村教師,父母跟我們講今生今世不準當老師,對我們人生選擇,你做啥都不管,但是今生今世不準做老師,我們印象很深刻,果然我們后來都沒有做老師的。但是老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沒有老師這個社會怎么辦?


問題就要改變對教師的政策。所以我才認為再窮不能窮教師,就是說再窮也要對未來投資,就像我們戰略投資一樣,我們每年給大學那些教授支持的錢數額都是巨大的。說我有實力,是因為我對未來有投資。


如果我們國家對教育也是這樣,教育也是國家的未來,如果我們的教育像日本一樣,像北歐一樣,像德國一樣,今年稍微不行,明年就出來幾個優秀的人,就領著又沖上上甘嶺了。


同時,如果我們教師的待遇不高,孩子們、優秀的人都不愿意去當老師,那只會馬太效應,越來越差,越來越差。優秀的人愿意當老師,只會越來越優秀,馬太效應就是這個效應。


在任正非的話語體系里,與基礎研究一直相提并論的是基礎教育,他認為我國目前基礎研究方面水平不夠,和基礎教育跟不上直接相關。為此,他曾自費請權威機構的專家進行中國基礎教育狀況的調查研究。

文章來源:投中網